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热线电话:  400-150-1169
 
物流行业
物流快运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详情
中超控股实控股东将由深圳鑫腾华重新变为中超集团

作者:威廉希尔-威廉希尔手机版-威廉希尔官网      发布时间:2020-01-08 15:15:53

  昨日,中超控股发布公告称,因公司股东深圳鑫腾华在指定期限内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其持有的1.9亿股公司股票,将被广东省深圳市中级法院进行公开拍卖。

  原标题:深圳鑫腾华所持中超控股15%股权被拍卖 A股首例对赌式卖壳将剧终

  12月9日晚间,中超控股(002471.SZ)发布公告称,因公司股东深圳鑫腾华在指定期限内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其持有的1.9亿股公司股票,将被广东省深圳市中级法院进行公开拍卖。

  该笔股份占中超电缆股份总数的15%,拍卖时间为2020年1月9日10时起至2020年1月10日10时止。而值得一提的是,深圳鑫腾华此前共持有中超电缆20%股份,本次拍卖前,其持有的另外5%股份,共计6340万股已经通过二次司法拍卖在被中超控股的控股股东中超集团收入囊中,售价1.48亿元。该笔股权一旦交割完成,作为一致行动人的中超集团、中超发展和这两家公司实控人杨飞将合计持有中超控股22.76%公司股份。

  无论未来深圳鑫腾华剩余15%股权拍卖结果为何,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都不会发生变更。而这也意味着“A股首例对赌式卖壳”将以中超控股回归中超集团宣告剧终。

  2017年10月10日,中超控股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中超集团拟将所持中超控股29%股权转让给深圳鑫腾华,转让价款为19.08亿元。本次权益变动后,深圳鑫腾华实控人黄锦光将成为中超控股新的实控人。

  值得一提的是,中超集团通过协议转让方式以5.19元/股的价格转让股权,按当时收盘价5.63元/股计算,折价约8%。除了折价卖壳,中超集团还签订了一份长达5年的业绩承诺,约定上市公司2018年至2022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000万元、9675万元、1.04亿元、1.1亿元、1.2亿元。如任一年度未达标,中超集团应向上市公司补足差额。

  因为中超控股是中超集团旗下唯一的上市公司平台,当时这种对赌式卖壳属于A股首例,曾引发了市场热议。

  但是,当中超集团获得深圳鑫腾华8亿转让款后,双方发生纠纷。按照双方约定,第一次交割股份在上市公司总股本中占比20%,第二次交割股份在上市公司中占比9%。

  但因为双方在转让款上的分歧,中超集团总股本的9%的股权交割接连延期。深圳鑫腾华只拿到中超控股20%股份,却未能获得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和经营权,于是之前借款的财务危机爆发。

  2018年11月,深圳鑫腾华实控人黄锦光因私刻250家公司的公章及法人私章用于融资贷款,向揭阳市公安局揭东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投案自首;2019年1月20日,黄锦光向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法院书面出具了《情况说明》:“本人入主中超控股公司之前,为筹集资金向债权人借款,后来发生财务危机。”

  在交易对手爆发财务危机之后,中超集团在2018年8月9日明确通知深圳鑫腾华、黄锦光,《股权转让协议》中剩余9%股份不再交割过户,已交割的20%股份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2019年7月,中超集团这一申请获得上海仲裁委员会支持,于是鑫腾华所持中超控股20%股权将被司法拍卖。

  深圳鑫腾华所持中超控股股权,之前已经被司法拍卖过一次。 2019年9月26日,中超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深圳鑫腾华所持5%股权,共计6340 万股,将于2019年11月2日至11月3日,由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阿里巴巴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而控股股东中超集团,将参与本次竞拍。

  但根据阿里巴巴司法拍卖网络平台页面显示,中超集团在2019年11月的这次拍卖中并没有出手。直到2019年12月7日10时起至2019年12月8日10时止的第二次司法拍卖,中超集团旗下中超发展以1.48亿拍下中超控股这5%的股权。

  而根据中超控股最新公告显示,公司股东深圳市鑫腾华所持剩余中超控股约1.9亿股股权,占总股本的15%,将被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拟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再一次拍卖。

  该笔拍卖的拍卖时间为2020年1月9日10时起至2020年1月10日10时止。起拍价以2020年1月9日前二十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均价乘以股票总数乘以95%,保证金为4,000 万元。

  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中超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拍得中超控股5%后,中超集团与深圳鑫腾华的对赌式卖壳基本剧终。以目前的股权结构看,中超控股回归中超集团几无悬念,深圳鑫腾华在本次收购中输得比较彻底。但长达两年的折腾,对中超控股的负面影响不可小觑。

  长达近两年的对赌式卖壳纠纷,对中超控股影响确实不小。据最新的三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中超控股净利润为亏损 2802万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23.30%,而2019年第三季度,中超控股就净亏7057万元。

  而A股市场上,中超控股也表现不佳。2019年11月3日,在第一次5%股权司法拍卖流拍后,中超控股当日大跌8.71%,此后,股价连续下跌。11月15日,公司股价跌至2.08元,创出了多年来新低。和对赌协议签订时5.63元/股,更是下跌了50%以上。

  公司控制权纠纷期间,黄锦光的大量违规担保,导致中超控股面临金额巨大的违规担保诉讼。其中最大的一笔,涉及原实控人黄锦光和重庆信友达一起办理虚假的物资流单据,骗取海尔保理5000万元保理款,由于中超控股新实控人杨飞也曾在2018年10月18日向海尔保理出具了担保函,因此中超控股经调解向海尔保理赔偿5075.70万元。

  而为了摆脱困境,中超控股2019年以来多次贱卖子公司。2019年8月6日晚间,中超控股公告,拟将持有的锡洲电磁线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郁伟民、郁晓春。

  2019年12月5日晚间,中超控股再发公告,将其持有的新疆中超62.5%股权、河南虹峰51%的股权转让给前公司监事何志东。两家子公司都是盈利企业,新疆中超的交易对价打了7折,而河南虹峰折价45.81%。为此深交所还专门给中超控股下发关注函。

  据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超控股疑似财务粉饰、盈利健康水平和资产合理水平三项指标都存在异常,公司投资收益大幅凸起和资产减值比例大幅凸起,销售成本正增长且应付帐款负增长;此外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大减,净利润却大增。

  但对于目前困境,刚刚购回中超控股5%的中超集团实控人杨飞对记者表示,中超控股的订单没下滑,主业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上市公司的壳肯定是不会卖的。

  对此,券商行业分析师吴烁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中超集团实际上已经拿回中超控股的控制权。为了稳定控制权,深圳鑫腾华剩余15%股权拍卖,中超集团有再次出手可能。中超集团与深圳鑫腾华对赌式卖壳,对深圳鑫腾华于中超控股负面影响都是巨大的,也给后续的这类交易提供了警示。(来源:财联社)

  2018年监管部门对于乱象整治工作中的大案要案会坚持顶格处罚。[查看详情]

  北京怡生乐居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58号理想国际大厦806-810室

  乐居房产、家居产品用户服务、产品咨询购买、技术支持客服服务热线:新房、二手房: 家居、抢工长:

威廉希尔-威廉希尔手机版-威廉希尔官网